当前位置:67777.com > 产品测评 > 陈洪渊院士当选美国化学会会士

陈洪渊院士当选美国化学会会士

文章作者:产品测评 上传时间:2019-12-12

近日,美国化学会通过旗下 Chemical & Engineering News 杂志公布了2017年新增美国化学会会士(ACS Fellows)名单,化学化工学院陈洪渊院士成功当选。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国决胜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之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知识创新蓬勃发展,创新正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和人民生活福祉。

陈洪渊院士是一位著名的分析化学家和教育家,致力于分析化学的科研和教学50多年,率先提出“生命分析化学”新理念,拓宽并开创了新的分析领域,特别在电分析化学基础与应用的多个前沿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陈洪渊院士现任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质谱学会理事长、中国化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化学化工学会理事长,长期兼任国家、省部级科教社会团体和高校学术机构的各种职务,为国家科教事业与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弘扬新时代科学精神,搭建科学与社会跨界沟通的桥梁,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推出“与新中国同行——科技强国战略下的高校力量”活动,对老中青三代科学家及科研工作者进行系列专访。

ACS Fellows 是美国化学会所设立的极高荣誉,用于认可和表彰会员在科学和专业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在支持学会工作中所作出的重要贡献。遵循提名推选制,对提名人和被提名人均有严格的规定。由于选举标准很高,通常每年只有几十位科学家当选。2016年共选举出57位ACS Fellow,仅有一位中国科学家——清华大学张希院士获此殊荣。2017年共有65位全球科学家当选 ACS Fellow,其中两位来自中国,分别是南京大学陈洪渊院士和中国石化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王洪学博士。迄今,仅有3名来自中国本土的学者当选。

近日,小编有幸采访到了已是82岁高龄的陈洪渊院士。陈洪渊是我国分析化学领域的泰斗;是勇挑重担带领南大分析化学专业激流勇进的学科带头人;也是在南京大学执教逾半个世纪,桃李满天下的老师;更是顶天立地的创新先锋。让我们一起来探索陈洪渊院士科研与教学的人生吧。

67777.com 1

67777.com 2

(化学化工学院 科学技术处)

01

根植血液的家国情怀

出生在动荡年间的陈洪渊院士一生历经许多波折。他1956年考入南京大学化学系学习。23岁时于南京大学化学系放射化学专业提前毕业留校并转到分析化学任教的陈洪渊,直到1984年从德国留学回来后,才开始有了既定目标的科学研究。

但是,即使在此前那些年代,即早在六十年代初期,在电分析化学方面他却还是坚持进行电极过程动力学的基础研究和电化学分析仪器的研制工作。他完成的线性扫描示波极谱仪和双向整流型检测相位可调的振动子方波极谱仪,1965年作为南京大学的优秀成果之一,被送往北京在教育部主办的“直属高等学校科研成果展览会”上展出。

陈洪渊院士说,“当我1958年进入新建立的放射化学专业学习时,还没有学完电子学课程就开始并试制成功测量γ放射性强度的电子仪器和高稳定高压直流稳压电源等。后来,我下过乡,做过管食堂的会计与“厨师”、办过生产半导体多晶硅的工厂、教过工农兵学员,当过助教进修班班主任……。但是,真正开始系统的、有明确目标的科学研究,即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应该还是出国留学回来以后。”

67777.com,在谈到这中间变化不定的20多年,陈洪渊表示,不应强调个人得失,要心系祖国大局,要有家国情怀。事实上,陈洪渊也是时时刻刻以国家和集体为先,勇挑重担,默默奉献自己。

南京大学分析化学学科建立于1952年。由于老一辈学者几十年的努力, 有厚重的学科积累。80年代初,在高鸿院士的领导下,分析化学专业分别在1981年首批建立了博士点,其后又于1987年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

陈洪渊从回国以后的1985年,即长期担任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教研室主任,开始挑起专业建设和发展的重任。学科要可持续发展归根结底取决于人才。但从1991年起,因为随着一批老年教师的退休和高鸿院士的调任,分析化学只剩陈洪渊等两位教授和几位副教授,学科人才严重青黄不接。

他开始严峻地面对学科发展路上的人才危机;面对困难和压力,陈洪渊院士毅然挑起了领导重担,在实际进行的学科建设和科研工作中遇到了种种困难,最使人困扰的就是人才和经费短缺,必需的实验设备无法购置,科研面临无以为继的窘境。

于是,他四处奔走,力求借助学校整体的力量,依靠兄弟实验室以及校内其他院系部门的支持和帮助,步履艰难地做着自己实验室无法完成的任务。

其间,陈洪渊求贤似渴,一方面千方百计设法引进国外优秀人才,在当时经费十分艰难的时候,把自己申请到的博士点基金全供新引进的同事使用;同时,调整研究方向,合理布局,加大自培的力度,使青年才俊和骨干人才得以迅速成长。

由于人心团结,众志成城,力量倍增。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奋斗和积累,终于渡过这段最困难时期,并获得较快的发展;随后,相继创建了南京大学分析科学研究所和《生命分析化学教育部实验室》,形成了以分析化学学科为核心,相关学科相互交叉合作的强大研究团队,直到进一步创建成《生命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亦为我国分析化学学科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陈洪渊院士在回忆这段漫长而艰难的往事时,话语总难免时有梗塞似有说不下去的样子,但话题一转回如今发展的大好形势时,则又坦然自若、滔滔不绝,神采依旧。

正如已故科学家于敏所言:“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在陈洪渊眼里,个人的得失无足轻重,沉默时修身养心,爆发时为国为家,遇上冷风雨,何妨吟啸且徐行,只有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02

科研是大厦,教学是地基

陈洪渊说,对于大学老师而言,其根本的任务就是授业、播道与解惑。像南大这样的综合性大学,做一个大学教师,首先要把教学搞好,还要把科研搞上去;而且教学和科研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偏向任何一头都不对。

着名科学家钱伟长教授曾精辟地指出:“你不教课,就不是教师;你不搞科研,就不是好教师”。但现实国内不少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重科研、轻教学”的现象,搞科研被认为是更有前途和“钱途”。

谈及这一问题时,陈洪渊院士直言:“‘教学如刀背,科研似刀锋;教学为基地,科研为大厦’。当然,这些都是一种比喻,犹如砍柴的刀有厚实的刀背,锋利的刀锋就能所向披靡。”

如果学生课堂基础知识扎实地学到手,理解文献资料和进行科研工作就能得心应手,犹如背厚锋刃的刀砍柴就能所向披靡;但比作“刀锋”的科研还得要通过实实在在的科研成绩才能显示出其锋利而坚韧!尽管教学成绩不像科研成果那样容易显现和量化,但教学质量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人才培养,而人才则是科研得以持续发展的关键。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产品测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陈洪渊院士当选美国化学会会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