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废墟之欢:我的读书笔记》:读书识人 自知知

《废墟之欢:我的读书笔记》:读书识人 自知知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如书的副题“我的读书笔记”所言,《废墟之欢》是一本读书笔记,那么题中的“废墟”隐含什么意思呢?在书的后记中有一段文字对此做了解读:“他们落在纸上的文字本是人生的残骸,早已流散于时间的废墟……”“他们”,无疑是指书中写到的那些先贤学人。作者徐虹从爬梳他们的文字“废墟”中获得无穷乐趣。我觉得对“废墟”倒也可以做另一种理解,先贤们留下的文字其实是馈赠给我们的精神宝藏,是滋养一代代后人的浓缩维他命,如果没有他们遗留给我们的这些“宝藏”和“维他命”,我们的精神领地不知道该荒芜到何种地步,会是怎样一片废墟。 通过读书识人,显然是这本书的最大特色。一个个鲜活的人,从“废墟”中挺立起来:张爱玲、杨绛、吴宓、杨沫、郑振铎……这本读书笔记在读书识人时,就如同作者的画一样,往往用寥寥几笔线条,就能将人物神形毕肖地勾勒出来,让人过目难忘。文字优雅、从容、简洁,篇幅皆不长,作者擅长选择、提炼最能折射人物内心世界、最能反映人物命运性格的素材,让我们从一篇短文中就能将一个人物了然于胸。她写的又是现当代的中外人文名家大家,这些人物的学养、人格本身就已经魅力十足,经过徐虹画龙点睛的解读,就更是让人手不释卷了。字里行间,常常有精灵般跳荡而出的思想感悟,如夜空中穿出厚厚云层的月光和暴雨前的闪电,倏然间将通篇照得透亮。 这本书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徐虹在书中描绘刻画这些人物时所表现出的包容心和释放出的作为知识女性的充满柔性的善意。她以包容之心、善良之心识人,我们也从中看到了她的胸襟和温情。我要用栀子花来表达对徐虹的感觉,其理由就在这里。她写吴宓——吴宓是大学问家,但其人性格却又十分乖戾,有时对待异性的行为几近“疯癫”。徐虹在文中这样评说:“一个离经叛道的人,也有获得尊重的权利。如果说一种好的社会秩序会为懦弱之人提供制度保障,一种好的道德规范会成为嗜血族类的内在束缚,那么吴宓的处境一定不那么坏。但是历史没有如果。”她在写杨宪益的文革遭遇时,无限感慨地说:“整个世界都旋转而疯癫起来。人们好像生活在一个沸腾的开水壶里。人与人之间似乎没有善意,只有互相攻击,时常置人于死地。甚至多年之后,这样的‘文革’遗风仍存留于因利益冲突而浮现的猥琐人性中。” 虽然老祖宗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但是,无论在生活中,还是通过纸上“残骸”、“废墟”,识人识己,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正如后记所说:“严格来说,一个人极尽一生都不可能真正认识自己。”因此,我们满眼看到的很多是既无自知之明,又无知人之智的“虚妄之人”。徐虹是聪慧而深刻的,她肯定强烈意识到读书识人的无可避免的局限和无法超越的“隔靴搔痒”,因而,只是用这感性与理性交融的文字来一一呈现她眼中的人物,不作他言。

我首先对《废墟之欢·我的读书笔记》这个书名有异感,为何给书取了这么个名字?看过作者徐虹“后记”之后方知:这是指在“时间的废墟”上打捞中国一代学人的碎片人生,也是关于他们作品之外的人生与命运的追索。 收入书中的文章所描述的对象,有我敬佩的前贤,有我熟知的大家。文章单篇不长,很短时间内就可以看完一篇。我开始先挑拣着感兴趣的描述对象一一读来。如,郑振铎、吴宓、张申府、林徽因、金岳霖、杨绛、杨宪益、张爱玲……徐虹在写某一个人时,其实是在阅与读、凝与视,感受和体会其人其事其文其心。 如,在《郑振铎:适时退场》一文中,写到郑振铎学问厚重,内心沉郁内敛,却个性豪放又带侠义之气。但在涉及到一些人事纠纷和斗争时,他却总是宽厚却又无奈地被裹挟。好在他因为飞机失事,从人生中及时退场。不然,等待他的或许是更多的困惑与苦难。再如,在论及中国学人的生活经历和感情纠结中,如写林徽因、金岳霖、吴宓、杨宪益、叶廷芳等人时,书中则有各个不同的独特呈现,十分有趣,也十分有味,更是非常地让人叹惋和深思。其中,杨宪益与戴乃迭的诚挚爱情、经历及其人生磨难,吴宓的浪漫个性和动荡悲凉的人生,叶廷芳父亲的冷漠和他自己的抗争等章节,都会给读者深刻印记。 徐虹的文字,总像风一样在每一个人的人生、性格及命运上扫过。她总是不断地在那些中国现当代学人的值得回味的生命旅程中,将他们或纯粹或高尚、或书生或愚钝、或悲哀或欢畅、或灾难或煎熬等不同的人生片段捡起,呈现给人们审视。在这些文字面前,我们几乎忽略了作者的表达,但又总仿佛能够感受到她那双专注的眼睛和洞察思索的表情。我们会不自觉地被作者带进一种深邃思考、凝神扣问的境地——问人生,问历史,问世道人心。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废墟之欢:我的读书笔记》:读书识人 自知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