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美育需要诗 欧阳江河、虹影、树才带学生品诗歌

美育需要诗 欧阳江河、虹影、树才带学生品诗歌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继黄灿然和欧阳江河先后出现在美术馆之后,3月2日,第三期“诗歌来到美术馆”在民生美术馆举办,这次的诗人是该系列活动邀请到的第一位外国诗人:英国诗人西蒙·阿米蒂奇。本期活动由东方广播电台的晓林主持,民生美术馆主办,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协办。解释诗歌就像当众脱衣 50岁的阿米蒂奇曾是乐队主唱和作词人,写过小说、做过广播,还为电视和电影撰稿,现在还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创意写作班教写作。但阿米蒂奇说,他最终的选择还是写诗,“我是个不安分的人,不能每天坐下来写诗,我还做些和艺术有关的事情。写诗就是我最大的兴趣爱好。” 阿米蒂奇在台上始终很安静,用同一种语调来和上海的读者交流,唯一打破这种安静状态的时刻是他在朗诵诗歌的时候,在为读者深情朗诵《You are Beautiful》时,他会在激动处站起来又坐下,提高某些词句的声调,像在一出戏剧中表演。阿米蒂奇说,这跟他从小出生在一个戏剧表演家庭有关。“我的家人都是业余演员,都喜欢表演,喜欢炫耀,写诗是用一种缓慢的状态适应这种家庭。” 这是一首探讨性别的诗歌,“他人如何看待我们,我们如何看待自己。”阿米蒂奇认为,“我们的角色是不稳定的,不同的身份可以互换。念这首诗会不自觉地被带走,所以我站起来又坐下。”这是一首情歌,但阿米蒂奇说,“我不会在情人节送给我的情人。”在谈完自己对这首情诗的理解后,阿米蒂奇补充道,“我在5年前对自己承诺,不再向任何人解释诗歌,这就像在众人面前脱衣服一样。”喜欢TA,就给TA写首诗 阿米蒂奇11岁第一次写诗,“老师要我们写一首关于圣诞节的诗,我觉得已经尽全力写了,但是老师并没有选我这首诗作为最后的胜利者。在这之后,我就开始我的复仇计划……成为一名诗人。” 成年后的阿米蒂奇写的诗歌都和日常生活有关,“就是在厨房水槽边就能写的诗,跟日常生活有关的,而不是特洛伊什么的史诗。我还觉得,当时保持一种天真是很有用的。”他回忆了一次最有趣的写诗经历。1999年,他被推选为千禧年诗人,千年穹顶(Millennium Dome,伦敦标志性建筑)委托他写一首诗来迎接21世纪,“我很愚蠢地答应说,那我就写一首有一千行的诗吧。我决定这首诗的主题和1999年一整年的新闻有关,我觉得这一年是黑暗的一年,很多灾难和反映人性丑恶的东西。委托我写诗的人,原以为这是一首华丽的、押韵的诗,诗歌出版以后,他的评论说,这首诗是这个时代的一封有毒的信。”这首诗歌名为《Killing Time》。 三四个月前,阿米蒂奇去香港与一群学生交流,学生都说没有时间去写诗读诗,放学之后还得学钢琴,这些技能帮助他们找到好工作,“我知道后感到很伤感,我觉得孩子们要有时间去做白日梦……语言是宇宙中最有用的东西,语言是人生的开端,使用学习操纵语言,可以让你达到很多成就,尽管它不直接能让你在大公司找到工作。”但写诗还是有用的,阿米蒂奇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给TA写诗,一般都会奏效,如果没有用,那这个人就不值得你爱。” 阿米蒂奇承认,无法以写诗为生,“诗人很早接受了一个现实,你永远无法成为舞台的中心,但我觉得,这也是诗人有吸引力的地方。诗人喜欢待在一边,隐藏起来,像一个有点尴尬的过客,对我自己来说,我一直在做一些和平常人对立的事情。我通过写诗拒绝融入社会。”“这个社会需要诗,这个社会需要诗人用语言写一些、说一些不能够说完的话,这个社会不会意识到需要诗歌,但是这种需求是存在的。” 交流中,阿米蒂奇还朗诵了自己的一首作品《Evening》,美术馆关掉灯光,只听他朗诵《Evening》: 你十二岁,至多十三岁。 你正从后门离开这房子 时间还够。你答应 不去太久,也不走太远。 有一天你将了解这些树木的名字。 你从山脊下左转, 踏上两条溪流间的马道。 这儿是伍尔峡谷。这儿是罗伊德崖。 太阳依然照耀着山峰。但已经是傍晚。傍晚越过你,爬上了山坡。 暮色沿着你的脊椎关节向上移动它的手指。 你突然转身。回到家里 你的孩子在她的床上熟睡,那床已经太小了。 你的妻子在灯下缝缝补补。 你难过起来,你本以为 时间还早,怎么就这样晚了呢?

北京11月19日电 今天还有多少人读诗?如何发挥诗歌的美育功能?欧阳江河、虹影、树才三位当代诗人今日走进北京五中分校大厂分校,和学生分享诗歌之美。

写诗没有年龄大小之分。欧阳江河的女儿12岁能写诗,树才也接触过五六岁就写诗的孩子。有趣的是,欧阳江河的女儿很长一段时间并不知道父亲是诗人,“她有次翻了下我的诗,这就是诗啊,我也可以写啊!”他认为,孩子写诗保持天然的想象力,没有受到规范约束,保留了童真的东西。而且通过优美的诗句,提炼生命之美、时间之美、青春之美,具有储存升华的作用。

诗人们也现场朗诵了学生创作的好作品,孩子们的才华让他们看到诗歌的希望。虹影说,写诗要有个人情感,用非常简单的字把内心感受表达出来,比如孩子写“在学校住读想念妈妈,泪水就像月亮一样”,这种比喻在诗歌中就没什么不妥。

作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朦胧诗的代表人物,欧阳江河的诗影响了一代人。那是一个人人都爱读诗、写诗的年代,现在则有人发出了“诗歌已死”的哀号。但诗人们不这么看。虹影说,“诗歌就像我的血液和灵魂一样”;树才说“留一点诗歌的享受给自己,保持自己对生命、对美的感受,谁都不能取代。”

诗人们听孩子们朗诵,自己也朗诵。《初雪》《极端的秋天》《乡村音乐会》一首首读来,伴着音乐自有一股宁静。三位诗人均认为,最好的朗诵是一个字一个字用心去读出来,而不是模仿播音腔。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美育需要诗 欧阳江河、虹影、树才带学生品诗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