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铅华洗尽方是为文之道

铅华洗尽方是为文之道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平常看书,对纸上某些句子容易一见难忘,反复读之,觉得余香满口,有种“惊才艳艳”的味道。 比如黄裳“秦淮拾梦记”、“锦帆集”、“音尘”,光看题目或书名就取得极漂亮,恰似笼着烟雨的诗境;三毛“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荷尔德林“人,诗意的栖居”,都新巧可喜;梁羽生在小说里写的一些诗词,“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短锄栽花,长诗佐酒,诗剑年年总忆卿”,结合了人物性格和故事情节去看,实在贴切而美丽,极让人心有所感。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像严独鹤给张恨水《啼笑因缘》写的序文中形容书中三女子的词,实在篇篇精彩不亚于原着,尤其写沈凤喜“生小娇憨携画鼓,歌台狼藉,”哪识飘零苦?······“惜花人在花无主”,对这个乖巧伶俐却意志薄弱的小女儿飘零的身世十二分哀怜,谁还愿意薄责于她呢?当然更加经典的要算张爱玲《爱》里那句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说的太好了,仿佛拨动了人心灵深处那根弦,还有徐志摩那句“我于茫茫人海中找寻唯一灵魂之知己······”;《牡丹亭》中好些唱段早已家弦户诵,为人传唱不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你在幽闺自怜”这样的句子,有谁听了不感动? 近日读香港作家董桥的文章,发觉终于碰上了一位雕琢文字的高手,他的文体之美,不至于空前也未必绝后,但实在美得惊人,你看这样的语句:“清白家风”、“跟中国的梦赛跑”、“辩证法的黄昏”、“保住那一发青山”、“今朝风日好”、“英华沉浮录”······书名起得已是这样美得绝色了,内中文字也明艳不可方物,风姿楚楚,同他笔下干净、典雅、精致、书卷气十足并且人间烟火早已消散了的仕女图是一色一样的,短洁精致,古色古香,读董桥,恰如在民国时代的旧京北平,燕园或者清华园的路上,邂逅一个秀气绝俗的书生般的女子,半新不旧的衣饰,纤弱秀气的模样,眉目如画,静静散发着一股文雅而清纯的清幽之气——绝代的风华。 倒是有一部分董桥迷。其实他的文章并不是人人爱,我觉得读过了也就读过了,除了赞一声文笔好,跟着他一起怀旧一番之外,别无什么收获。 “少年爱绮丽,壮年爱豪放,中年爱简练,老年爱淡远”,我不是老年,却越来越喜欢淡远的境界,在夕阳下散落在沙滩上的吉光片羽中兜兜转转,在文海中打捞几遭之后,对着满架中外古今的琳琅图籍,还是觉得文章是知堂的好。平淡自然的文风之可贵,因为它真正做到了言之有物,况且,人间最美的文学,应该是“秋水文章不染尘”的那种毫无虚饰、自然纯朴的文章。读周作人《我的杂学》、《北大感旧录》以及《玄同纪念》《半农纪念》等文,平淡之中道尽了一个文人的心事,那冷淡的笔调余音不绝,任是无情也动人,似老松下独坐的一个须髯飘逸的长者,在微雨的天气里,与他喝苦茶,谈闲话,不必隐居深山,也令人尘意都消了。喝茶隐者的文境,跟董桥文那小家碧玉式的精致可爱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两个境界。尽管后者是继承了知翁,别有开发,稍稍读过之后仍会明白,知堂老人是不可超越的。 铅华洗尽,还他一个本来面目,不再为文字的华丽外衣所魅惑,方是为文之道。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铅华洗尽方是为文之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