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平民旧刊《小职员》鉴藏

平民旧刊《小职员》鉴藏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67777.com 1=800) window.open('http://collection.sinaimg.cn/qtcp/20130225/U5566P1081T2D104616F6DT20130225170057.JPG');"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平民旧刊《小职员》 当初,在旧书市场的地摊上,忽然瞥见这本小杂志,刊名叫《小职员》,就觉得小小的开本,挺好玩。如不细心,它很可能就从眼前“漏”了。心想,如此刊物,就一定诞生在上海这样一座商业繁华的都市里。 果然,此刊的地点印“上海汉口路三三一号”。我所见的《小职员》,计第三期、第四期两册,为综合性月刊,由小职员月刊社发行,第三期三十二开,薄薄的三十四页,出版日为“民国二十四年一月五日”,那可推算出,它创刊于民国二十三年十一月,距今近七十年时光。第三期封面上还有两行字,一为“小职员自己编辑的唯一刊物”,其口吻显得颇为自豪。另一为“全年预定本埠贰角五分,零售每期二分”,可谓售价低廉,以吸引普通读者。 《小职员》第四期的封二上,分别列有一至三期的要目,由此可一窥刊物的概貌与特色。刊物每期有“封面漫画”,如第三期漫画的题目是《任意宰割》,画面上,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子,举着一把板斧,朝小案板挥去,活画出小职员处处受财大气粗者欺凌的可悲相。第四期的漫画为《莫忘了“一二八”他暴露了真面目》,画面上的日本入侵者微笑的面具后,藏着一副凶狠的嘴脸。这也可以看出,《小职员》是一份具有进步倾向、敢于直面现实的杂志。 刊物每期的首篇文章,均是署名“编者”的重头稿,如《小职员的苦恼》《我们是有力量的》《好听的话》等,它从一个角度切入,为小职员“鼓与呼”。此刊前三期由江、曹、王三位合编,从第四期开始,周桃源一人任编辑兼发行人。他的打头文章《小职员的转变》,作为《编者话》,提出了新的办刊思路。文中谈了五个问题,一、我接办《小职员》的原因:客观原因是有空闲的时间,主观上是“想找些兴趣”。二、编辑《小职员》的意见,计十六个字:“对症发药,非常灵验;质精量少,新鲜有味”。三、《小职员》今后的态度:小职员同大老板是对立的,但在帝国主义压迫之下,小职员同大老板是可以统一起来的。肯和小职员一起,站在反帝战线上的大老板,职员并不反对,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来压迫小职员的汉奸式的大老板,则竭力地反对。四、看了《小职员》之后作何感想:这问题的确是值得注意的,编者的意见是,我们要赶出帝国主义,来挽救中国,来改造社会。五、恳请读者帮助,本社目前经济困难到极点,补救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增加些价钱,每年连邮大洋四角,二是推广点销路,本期附有优待券一张,敬请每一位老读者,介绍一位新读者。 《编者话》这五点,可看作是周桃源接办《小职员》的指导思想。与前三期不同,这期“本期要目”印成整整一页,使读者对栏目、题目、作者一目了然,主要栏目有小小言论、讲话、时事评述、生活实录、我们的话、文艺等。正如读者来信中所说:“无意中在报摊上看到小职员自己编辑的《小职员》月刊,一看这杂志的名称,无疑是站在小职员的立场来暴露小职员的痛苦。短小精悍的小刊物读完,这里没有什么文坛上有声望的文学家的作品,只有一些无名作家———小职员自己,把体验到的生活上的痛苦,和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写出来”。《小职员》封底的广告上写道:“《小职员》月刊尽量以小职员的痛苦来表白于社会,以小职员的立场来批判不良的环境,以小职员的眼光来透视社会的黑暗层”。这可看出小职员的骨气与良知。 第四期刊物上还有一个“婚姻特辑”,由六篇文章组成,如《小职员怎样来解决婚姻》《最实际的话》《婚姻的前途》等。编辑又在《编后》说:“下期想出一个‘读书问题特辑’,因为小职员大都过着很苦的生活,空闲自然很少,也就格外显得时间的宝贵,不能让它有丝毫的浪费,所以读起书来,一定要读点最重要的书。那么,什么书最重要呢?请大家来发表宏论罢”,这等于在向读者征稿呢! 上海是东方大都会,小职员作为一个特定的群体,与工人、农民一样,生活在社会底层,他们自强自立,“位卑未敢忘忧国”。工作之余,小职员创办了以小职员为主要阅读对象的《小职员》,一种难得见到的平民杂志。艰辛自然不言而喻。 《小职员》就是这样,用通俗、浅易、亲切的语言,讲述他们自己的切身感受,让社会倾听到他们微弱却坚强的心声。

67777.com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312/1977411_8023954053097e0.jpg');" >《漫画生活》第一期,封面漫画为黄士英作《生活的呼号》 图/东方早报67777.com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312/1977411_e253991277bd2dd.jpg67777.com,');" >1935年3月23日鲁迅以“洛文”笔名致日本友人增田涉函手记,函中推荐《漫画生活》 图/东方早报 鲁迅先生对美术的热爱和修养之深,不亚于文学。他收藏有大量的古今中外美术作品(包括民间木版年画、木刻水印彩笺、碑铭和画像石拓片、外国创作版画、中国新兴版画及相关书籍图册等),并在收藏中进行研究和创作,使自己的书法、篆刻、图案设计、书籍装帧设计别具风格。例如鲁迅的行书字体秀逸而略带汉隶,为北京大学设计的校徽,为自己的小说集《呐喊》、杂文集《而已集》,以及为《萌芽月刊》等的装帧设计,融秦汉钟鼎铭文或篆刻的阳刻线刻韵味,而在构图设想上又不乏新意,风格是独特的。 笔者为研究鲁迅与美术的关系,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多日赴山阴路大陆新村9号鲁迅故居藏书室查阅鲁迅收藏的各类美术作品和相关书刊,甚是感谢管理故居的负责人之一匡揆先生的热情接待,并为相关资料作了摄影。在查阅中发现,鲁迅收藏有1934年9月20日上海创刊的整套《漫画生活》月刊,这倒引起了我的兴趣。 《漫画生活》是由进步文化人吴朗西创办的美术生活杂志社出版,该社首先于1934年4月创刊综合性美术杂志《美术生活》月刊。《漫画生活》由金有成、俞象贤创刊,吴朗西、黄士英、黄鼎、张谔、钟山隐编辑,为十六开本,共出十三期。 鲁迅不仅收藏整套《漫画生活》,而且在1935年3月另购两期《漫画生活》寄给日本友人增田涉,并在函中说:“《漫画生活》则是大受压迫的杂志。上海除了色情漫画之外,还有这种东西,作为样本呈阅。”可见,鲁迅十分重视这份《漫画生活》,还向日本友人推荐。 鲁迅为什么重视《漫画生活》呢?笔者翻阅了整套《漫画生活》,终于找到了答案。 原来,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前后,上海相继创刊的近三十种漫画期刊中,《漫画生活》月刊是一份出众的,视角广阔,关注时局,针砭时弊,宣扬正义,锐意改革社会陈腐,推动历史前进,发表漫画、新兴版画、漫画史论、漫画评论以及散文、随笔、报告文学等作品,融艺术性、文学性、学术性于一体,可读性强,启人深思,品位高尚的刊物。该刊编辑黄士英、黄鼎、张谔是活跃的进步漫画家,其中张谔已是中共地下党员,并且得到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的漫画家蔡若虹、特伟、陆志庠等的全力支持,以及茅盾、巴金、老舍、靳以、胡俞之、郑振铎、蹇先艾、陈荒煤、王统照、张天翼、黎烈文、曹聚仁等一批左翼文学家的不断供稿,所以稿源丰富,编得有声有色,魅力无穷。对于这样的刊物,鲁迅不仅喜欢,亦乐意为其供稿。 《漫画生活》创刊号的发刊词《开场白》说:“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我们翻开今天的节目来看看:战乱、失业、灾荒、饥饿的大悲剧占据这动乱时代的大舞台。生长在这个时代的大众实在是太悲惨了。然而在舞台的另一角却有少数在这火山口上跳舞享乐的人们。这样展开在我们眼前的世界是充满着何等的矛盾。不过我们相信这不调和的现象是应该消灭的,迟早是会消灭的。”显而易见,《漫画生活》的创刊宗旨是为了消灭“战乱、失业、灾荒、饥饿”等世界的“大悲剧”而努力。 《漫画生活》正是有着崇高的目标,所以发表了许多暴露政府当局黑暗统治和揭露德、意、日等帝国主义侵略阴谋的漫画作品。如蔡若虹的彩色漫画《死要面子》作为《漫画生活》的封面画,是讽刺当时蒋介石提倡的所谓“新生活运动”。蔡若虹的另一幅漫画《学生救亡运动的一幕》,则辛辣地揭露政府当局抗日消极,却去对参加“一二·九”抗日示威游行的爱国学生进行镇压。其他漫画如张谔的《和平幌子》《孪生兄弟》,黄士英的《生活的呼号》《“五三”济南惨案》,黄鼎的《帝国主义在中国》《拿起枪杆来吧,弱小民族!》,特伟的《资本主义次殖民地》《掌上的五月主人》,万籁鸣的《流亡》《墨索里尼之准备》,许炎的《挖心惨剧》《洋米轮的进展》,黄嘉音的《一幕喧宾夺主的把戏》《四面楚歌的希特勒》等等,从多方面揭露社会黑暗和帝国主义侵略罪行,以惊醒人们起来斗争,改革社会,并预示非正义的侵略者必将被历史车轮所碾碎。 同时,《漫画生活》刊载了反映俄罗斯革命斗争生活的小说《母亲》《铁流》的版画插图,以及鲁迅所倡导的中国新兴版画运动中所涌现的许多新兴版画家,如李桦、黄新波、陈烟桥、张望等的版画作品。还刊载不少漫画创作理论和漫画史论研究的论文,如石生译述《论漫画》《时事漫画概论》,黄士英《中国漫画发展史》《漫画和民族解放斗争》,汪子美《中国漫画之演进及展望》,方之中《民族自卫与漫画》,石生《西洋漫画史略》《漫画家的素质》等。这对促进漫画的学术研究,提高漫画创作,自然有着积极作用。以及出了几期特辑,如第五期是《黄士英、黄鼎第一回合作漫画展览会特辑》,第十期是《妇女漫画特辑》,富有特色。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作为文化旗手的鲁迅撰写的杂文《说“面子”》,刊于《漫画生活》第二期,含蓄地影射当权者以“要面子”为藉口,掩盖其“不要脸”的所作所为实质。之后,鲁迅又以“康郁”笔名撰杂文《弄堂生意古今谈》,刊于《漫画生活》第九期,巧妙地点出当局管理下的市民生活日益下降。如此,使刊物的思想容量更深广,更耐人寻味。可是,因当局视鲁迅为“眼中钉”,所以,当鲁迅再写《阿金》一文给《漫画生活》准备刊发时,被当局书刊审查官“抽去”,“不准登载”。这在鲁迅的《且介亭杂文·附记》中说得很明白:“《阿金》是写给《漫画生活》的,然而不但不准登载,听说还送到南京中央宣传会里去了。……后来索回原稿,先看见第一页上有两颗紫色印,一大一小,文曰‘抽去’,大约小的是上海印,大的是首都印,然则必须‘抽去’,已无疑义了。” 正因为鲁迅重视《漫画生活》这个刊物,所以与该刊的编辑结成友谊而保持密切联系。在《鲁迅日记》中可以看到:1935年7月6日,鲁迅收到《漫画生活》编辑、漫画家黄士英信件并附有《田园交响乐》一本。当天,又收到《漫画生活》编辑吴朗西信并稿费七元。同年8月21日,再次收到黄士英信。同年12月6日,得到《漫画生活》编辑、漫画家张谔信,即复。同年12月28日,吴朗西来鲁迅寓所,见赠德国着名漫画家卜劳恩的连环漫画《父与子》一本。 然而,这样一份宣扬主义,艺术和文质上乘的《漫画生活》,因触及当局的一些痛处,引起国民党宣传部门的不容,在1935年9月20日出至第十三期时,被查禁。这便是鲁迅在给日本友人增田涉信中所说的“《漫画生活》则是大受压迫的杂志”。 《漫画生活》被查禁后,吴朗西等编辑者又巧妙地将原《漫画生活》刊名倒过来,改为《生活漫画》继续出版,可是仅出三期又被查禁。这种状况,正好反映了当时中国的革命与反革命对垒的时局:一方面,国民党政府用大量军队对江西苏维埃区域中共的工农红军进行大规模军事“围剿”;另一方面,在国民党政府统治区,则对凡有革命倾向的左翼文化都进行无情的文化“围剿”。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平民旧刊《小职员》鉴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