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阎崇年:着书千万字 存书用尺量

阎崇年:着书千万字 存书用尺量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很难相信面前的阎先生已经78岁了。他身材适中而偏清瘦,步伐轻快,思维灵敏,毫无龙钟老态,面容与神态似乎比前几年显得更精神、更年轻。 “四合书屋”是一进阎先生家就能看到的牌匾。“四合”是指哪四样?常人能想到的无非“天合、地合、人合”,阎先生认为,第四样最重要,就是“己合”,“一个人无论面对成功失败、顺境逆境,都要能达到自身心理和生理的平衡”。如果说前三样更多地是靠机会和运气,第四样就是自我修炼。 阎先生家的客厅可算一个大书房,除了朝南的落地窗,三面都是褐色书柜组成的高大“书墙”。客厅之外,还有一间真正的书房,因为也是“书墙”满壁,并不小的房间反倒显得窘迫了。饭厅虽然没有“书墙”,但是在高过窗框的四周墙壁上,仍然做了整整一圈小书柜。几年前装修这个新住所时,他先把所有书籍按照不同的开本和大小排列好,然后用尺子丈量了总的长度,再到新家进行书柜的设计和建造,结果发现新书柜容不下所有的书,就在饭厅做了补充,这才基本够用。 除了这些大、小部头,先生还有很多书——电子书,保存在电脑里。阎先生说,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就着手将《清史稿》、《清实录》等古籍和其他常用历史书籍,边研读边录入到电脑里。要知道,《清史稿》共536卷,《清实录》4300多万字,先生花的时间和精力难以估计!阎先生随手点开电脑中他自己录入的《清实录》段落之一,电脑显示共计229万余字。先生淡淡地说:“这比我原来做卡片要轻松,我还有一大柜子卡片呢。” 最近,有家出版社准备给阎先生出版文集,他自己统计了一下,至今已经有各类着作56种、80部,包括中文简体字、繁体字以及英、德、法、日、韩等外文版本。剔除同一着作的不同版本,阎先生写作书稿的总字数竟有近千万字,主编书稿的总字数也有七八百万字! 进行清史、满学研究50年,频登《百家讲坛》成为社会公众人物近10年,阎先生仍然未改其本色:既乐观自信,又谦逊从容,而且朴实亲切。 记者问他对所研究的人物是不是比较宽容和偏爱,他说,他只是对人物彼时彼地的处境更了解,所以也更理解他们。对当下社会现实中的诸多问题,他表示,相信历史会在发展过程中自我纠偏,只是我们必须长远地看。 阎先生近来完成了一件大事:殚精竭虑数年的《大故宫》,在央视《百家讲坛》宣讲两年,书稿准备两年,日前出版上、中、下三册。阎先生说,他为此两年没休息一天,包括正月初一。有时夜里两三点灵光乍现,他就赶紧起来打开电脑,怕忘了。 阎先生近日做了一个全面体检,结果可以说是非常健康。他平时不健身,不吃保健品、补药,吃饭什么的也不讲究,要说有什么养生之道,“只有比较乐观而已”。 米寿可待、白寿可期的阎先生,一定能坐拥书城,继续做些大点儿的事。

阎崇年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清史专家,他在央视《百家讲坛》讲授的“清十二帝疑案”系列讲座,创下了央视十频道收视率的最高纪录。去年10月,中华书局依据阎先生的讲座推出《正说清朝十二帝》,受到读者的狂热追捧,一年内加印了15次,发行量突破30万册,不仅创造了学术类历史图书进入各大城市图书销售排行榜的现象,而且引发了“正说”历史系列的出版热潮。阎先生即将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袁崇焕传”,开讲之前,阎先生的新作《袁崇焕传》面市,笔者借阎先生到兰州等地为读者签售《袁崇焕传》的机会,专访了阎先生。面对面的时候,阎崇年先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不仅博学儒雅,思维敏捷,妙语连珠,而且非常谦逊。神采奕奕、精神矍铄的他,让您绝对想不到,他已是71岁的高龄!我们的交流,是从《正说清朝十二帝》开始的。阎先生说,《正说清朝十二帝》的成书比较偶然。当初央视《百家讲坛》开设了“清十二帝疑案”栏目,本来只请他讲第一讲“清太祖努尔哈赤”的,谁知第一讲播出后观众反响非常大。于是,在央视的强烈要求下,一年中陆续讲述了清朝十二帝。西汶艺术网阎先生认为,《正说清朝十二帝》这本书有多元性:它是一本历史书,因为内容是“正说”历史;它也有学术含量,这个学术含量在于此书加入了“新说”,突出了一些新的学术见解、学术分析、学术论断;它还是一本历史科普书,可以对青少年进行历史知识和爱国主义教育,具有普及性。这本书承担了一种普及的功能,具有科普性。《百家讲坛》制片人聂丛丛对他的评价是:“能把学问当评书讲的,能把历史当故事讲的,阎崇年老师是第一人。”而在图书评论家眼里,《正说清朝十二帝》与过去教科书和史学著作有很大的不同,这本书侧重于故事性,并不是纯粹地介绍历史事件,幽默风趣,深入浅出,极具趣味性,使得这本书引人入胜。袁崇焕始终震动着我的灵魂!我要将这样的震动传递给我的读者。继《正说清朝十二帝》后,阎崇年先生最近出版了新书《袁崇焕传》,阎先生也即将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袁崇焕传”。在这本书和讲座里,阎先生将为读者和观众讲述明朝爱国将领袁崇焕的悲剧人生。说到袁崇焕,阎先生显得有点激动。他说:袁崇焕的爱国精神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这也是我写《袁崇焕传》的原因;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袁崇焕,学习袁崇焕。有不少人提出袁崇焕的精神实质是“忠孝”,我不赞成。我认为他的精神实质是四个字:“爱国”和“爱民”。孝和忠他都有,但不仅仅如此,他爱的不仅仅是皇帝,他更爱国家和人民,他维护的是国家和民众的利益。袁崇焕做文官不爱财,做武官不惜死。他死后被抄家,家无余资,甚至连他的父亲发丧都没有钱,需要友人救济,这是十分可贵的。我们应该学习他的爱国精神,勇敢的精神,清廉的精神。我自己从中受到很大的震动和启发,所以我写袁崇焕。阎先生这本书的写作与《正说清朝十二帝》有相同之处,比如留一些悬念,抓住读者感兴趣的热点来讲述;但叙述更为详尽、细致,用了饱含深情的笔触来描写这位著名将领。他说:袁崇焕始终震动着我的灵魂!我要将这样的震动传递给我的读者,让大家也能受到心灵上的震撼。“戏说”与“正说”是油和水的关系,是不能混淆在一起的;文化人要正确地传承历史,要敬畏历史。近年来各种各样的“戏说”清朝的戏,几乎充斥了各地电视台的不同频道,不仅如此,像《还珠格格》、《铁齿铜牙纪晓岚》、《孝庄秘史》这样的“清宫戏”居然非常火暴,非常吸引观众,以至于很多青少年认为清朝的历史就是剧中的样子,甚至非常憧憬清朝,崇拜康熙、乾隆、雍正等皇帝。对此,阎先生认为不应该完全否定“戏说”。他说,“戏说”是一种社会的需求,也是一种社会的进步。“戏说”成风是从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才开始的,在这之前,中国的戏剧舞台、影视舞台、文艺节目等等,只有八个样板戏,老百姓需要一种新的艺术形式,需要新的内容来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在这种情况下,“戏说”的出现改善了原来万马齐喑的状况,是一种社会的进步。但是,“戏说”了一段时间之后,社会的总体文化水平又提升了,这么多“戏说”,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呢?群众要求回答“写实”的问题。阎先生说,在各种“戏说”里展现的历史,都是不真实的。他举例说:比如康熙微服私访,就是不可能的。首先,“微服私访”是今天现代人的意识,康熙没有这样的意识。康熙是帝王,有皇帝的身份和尊严,不可能在民间的鸡毛小店居住喝酒。其次,康熙也没有微服私访的必要。微服私访是为了了解民间的真情,可是康熙了解民情的渠道有很多,比如说“秘折制度”就是其中之一。另外,康熙没有微服私访的可能,他从皇宫出去必须有庞大的队伍来保护他的安全,所以康熙微服私访是不可能的。不仅康熙没有微服私访,雍正和乾隆也没有。对广大观众来说,这样的“戏说”会造成一种误解,所以我们要正说历史,要让广大的受众了解历史真相。实际上,“正说”和“戏说”就像油和水的关系,应该分离开来,是不可混淆的。阎先生认为,“戏说”的现象不是靠一两个人,一两次讲解,出一两本书就能纠正的。中国的文化人,特别是占有话语权的文化人,都有正确传承历史的责任,对历史要抱有敬畏的态度。为什么要对历史“敬”呢?因为历史是我们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以来,五千年积累的文化财富。任何一项财富都是我们的珍宝,我们必须来敬重它,不能任意践踏它!页码1 2 <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阎崇年:着书千万字 存书用尺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