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正在远去的历史 67777.com

正在远去的历史 67777.com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05

67777.com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zixun.kongfz.com/attachment/cms_article/Mon_1302/1977411_792dbad8a1702e7.jpg');" > 1957年,朱启铃受到周总理的接见 朱启钤在1915年拆下了千年北京城墙的第一块砖,标志着北京旧城改造的肇始。最近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推出的王春元着《蛋壳里的北京人》,创作历时4年。“这是一群与北京及其旧日时光血脉相连的人”,他说:“他们要么年事已高、深居简出,要么事务繁忙、难以约见。 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北京。它既是地理的、空间的,又是历史的、人文的。对于在北京生活了30年的王春元而言,要描绘他心目中的北京,古建筑是一个切入点。 最近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推出的王春元着《蛋壳里的北京人》,创作历时4年。其间,王春元既“钻了故纸堆,也坐了冷板凳”,终于在2013年伊始将它完成。《蛋壳里的北京人》通过“北京古建筑的前世今生”这一线索,追索着“一个人与一座城的精神联系”。 书中解读了北京城的前世今生:谁动了北京城的第一块砖?故宫、天坛、颐和园、避暑山庄、清东陵和清西陵等“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和一个叫“样式雷”的家族联系在一起?“梁陈方案”里究竟隐含着怎样的理念交锋?中国营造学社是如何在历史中如何自处? 王春元此前曾出版《忏悔无门》、《转身》、《老实赢天下》等作品,《蛋壳里的北京人》被认为是他“用心最足、用力最猛、最为庄重”的一部作品。他认为,北京城和很多世界名城的“身世”不同。世界上的大都市多半由小村落、小集镇、小城堡演化而来,唯有北京城,自它诞生之日起就是一座举世瞩目的大城——从辽南京、金中都到元大都,从明皇城、紫禁城到故宫,都是如此。正如林语堂说:“世界上没有一座城市像北京一样近于思想,注意自然、文化和生活方法。” 北京城尤其反映着中国的近现代史——政权的动荡、制度的变迁、文化的更替。在《蛋壳里的北京人》中,王春元采访了兴隆木场、样式雷等的后人,与罗哲文、林洙、舒乙等人面对面交流,从朱启钤、梁思成、林徽因、王世襄、中国营造学社等那里,找到北京城与北京人的精神气脉关联。那些本来只存在于文字和图片的往事突然活起来了。 “这是一群与北京及其旧日时光血脉相连的人”,他说:“他们要么年事已高、深居简出,要么事务繁忙、难以约见。或者,他们对过往家族史讳莫如深、不愿提起。”采访之前的案头准备和公关外联是王春元最重要的工作。他要“一笔一画地写,老老实实地写”,写出了自己心中的北京城。 城的历史就是人的历史,一座城的命运就是一群人的命运,就是一个王朝的命运、一个时代的命运。因此,王春元留存了这么一个关于城的脆而硬的“蛋壳”,内里却包裹着无尽的生命的可能。 经过4年的写作,《蛋壳里的北京人》中提及的人,有的已故去,有的已离开了这座城。如果没有这本书,他们关于这座城的记忆或被永远封存。

《蛋壳里的北京人》认为北京城就像蛋壳,精致、优雅而易碎,离开了这个壳,生存于其中的人将无所依附,有的人可以轻易地击碎它,有的人则把它看得高于生命。《蛋壳里的北京人》通过样式雷、朱启钤、单士元、刘敦桢、梁思成、林徽因、罗哲文、王世襄等人,追寻历史的现场和细节,触摸北京城的内在的精神气质,试图重构城与人的精神气脉关联。 《蛋壳里的北京人》这本书历时四年,从2009年集中采访到2013年1月成书出版,期间经历了工作上乃至家事的起起伏伏,包括我所负责的电视节目的革新,包括亲人的故去……可以说是耗时良久,也耗费了大量精力——既钻了故纸堆,也坐了冷板凳,最终结果不敢说尽如人意,但总算无愧己心。 《蛋壳》里写了大量跟古建筑有关的东西,作为一个建筑的门外汉,自然不敢夸口对古建有什么精深造诣。但因为个人的兴趣,多年来积攒了很多北京古建的图片和文字资料;此外在北京30年的生活经历,对这座城市有着介于“异乡人”或“新北京人”之间的感怀,作为一个传媒人,我意识到这种情绪是具有普遍性的,所以多年来一直试图寻求一个带有共鸣性的出口,在多方尝试后最终落脚于古建筑。原因很简单,如果说一个城市有表情,建筑便是最生动的一幅。我既然试图描画心目中的北京,那么这个入手便再自然不过。 但事实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本来以为这是被遗忘的历史,也许很难再搜索到鲜活的素材,也许要以图书馆和档案馆的资料为主,只要整理好手头的素材即可。但当我无意间找到第一根头绪时,便抽丝剥茧似的地带出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从一位传人到另一位传人,从一位大师到另一位大师……本来只存在于文字和图片的那些人和事突然活起来了!这无疑是意外之喜。 但压力也接踵而来,这些采访对象要么年事已高深居简出,要么身为公众人物事务繁忙难以约见,还有人对家族的过往讳莫如深不愿再提,或者因各种关系和利益的博弈选择缄口不言……总之采访之前的案头准备和公关外联也是不小的工作量。但本着“要么不做,做就做好”的工作原则,我以决心和诚意争取到了他们中大部分人的采访。 四年后再来看当初的努力,发现无意间竟成了抢救性的发掘——在这四年里,有些人故去了,有些人因高龄已基本谢绝采访,还有的人远离了这座城市……总之,能将这些采访对象再聚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小了,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如果没有当时的记录,也许就永远失去了面对面记录这段历史的机会。所以在成书之前,我决定将他们采访记录附在每个章节的后面作为参考,也作为纪念:他们要么是最后的大家,要么是世家的后人,要么是历史的活见证……总之,是与北京这座城市以及过去的那段时光血脉相连的一群人,有了他们的佐证,这本书无疑也更加丰厚生动起来。 我想,当每位读者翻开本书时,不仅是我个人在与您交流,还有一群人在诉说他们的心声,而这种倾诉本身就具备震撼人心的力量。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正在远去的历史 67777.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