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67777.com明时期陈洪绶

67777.com明时期陈洪绶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10

陈洪绶,字章侯,幼名莲子,一名胥岸,号老莲、小净名。明亡后削发为僧,改号悔迟、老迟、弗迟、悔僧、云门僧、九品莲台主者。万历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诞生于浙江诸暨枫桥长阜乡。

  陈洪绶《五泄山》图轴,是其早期作品,现藏于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据高居翰推论,《五泄山》“很可能是他(老莲)20至30岁期间之作。”高居翰这一推论有据可依。五泄山位于陈洪绶(老莲)故里诸暨,离其出身地诸暨枫桥长道地约50公里左右。“山峻而有五级,飞瀑直下,也有五级,故名五泄。”

陈洪绶的祖父官至广东、陕西布政使,父亲则是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陈洪绶天资颖异,从小就喜爱诗文翰墨,尤好丹青,有次去萧山来斯行家作客,他见来氏庭院新刷的墙壁洁白无瑕,乃于壁上画起数尺高的关羽像,躯干魁伟,凤眼长髯,雄姿勃勃,邻里叹为观止。来氏因而把这进庭院改为关羽祠。九岁时丧父,在祖父的教育下,他研习经史,学作八股文,并且对绘事的兴趣亦与日俱增。他时常过钱塘江去杭州观赏府学两廊的壁画,还把石碑上宋人李公麟的《七十二贤图》拓回家,闭门临摹,直到不规形似才算满意。画家蓝瑛、孙杕见到他的绘画后,惊叹不已,蓝瑛赞叹道:“使斯人画成,道子、子昂均当北面,吾辈尚敢措一笔乎!”

  是在明朝天启初年,时陈洪绶与周亮工相识,一起数度交游五泄山。黄涌泉《陈洪绶年谱》将此载入明天启四年,这一年老莲27岁:“此顷,周亮工以父官诸暨,省亲居主簿厅。与先生(老莲)数游五泄山,遂以笔墨定交……先生有‘五泄山图’。”陈洪绶(老莲)画《五泄山》应在此间。

除画人物外,陈洪绶还学画花鸟、山水,所绘《爱菊图》、《芙藻鸂鶒图》等,妙趣横生,闻名远近。他十四岁时,悬画于市中,已可“立致金钱”。祖父去世后,陈洪绶离乡到萧山随来斯行研习学问,后来又娶来氏之女为妻。

  乱石峰涌,充满着全图,有着强烈的压迫感觉,还有树,茂密成乱状,高大的枝节,遮蔽着山体,自然还有水,潺潺地流着,穿越着乱石,线路自然也是乱的,而且是瘦的,一直流到山下,水才变得平阔而显得丰腴起来。构划的是错综复杂的画面,画家是想在这样一种形态中,通过光影的明暗变化,曲折的线条走向,表达对五泄山水的独特理解。

为了获得更多的知识,万历四十三年,陈洪绶赴绍兴蕺山,师事浙东名儒刘宗周。刘氏为人刚直、沉毅,博学多才,淡然名利,恪守封建伦理,尤好谈性命之学,又富有爱国热忱,这些都对陈洪绶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课读之暇,他与同窗好友追慕屈原、李贺遗风,作长短歌行,挑灯相咏,倡和为乐。他还乘兴绘《九歌人物图》、《屈子行吟图》,以表达对爱国诗人的崇敬之情。这些图画构思简括,技巧娴熟,既如宋人梁楷惜墨若金,又如唐人吴道子“吴带当风”,人物衣纹清圆爽劲,清晰动人。他又爱读《华严经》,沉溺其中,至忘寝食。此外,还擅长行草,学宋人米芾,遒劲、奔放。有些人为了得到他的墨迹,争相与之结交。不过陈洪绶并不因名声斐然而沾沾自喜,他想到家境的败落,国运的衰微,而自己苦读有年,却依然白袍青衣,功名不就,效劳朝廷、荣宗耀祖的志向迟迟不能实现,故而常常牢骚满腹,郁郁寡欢,杜康自放,借以消愁;有时烂醉之后,使气骂座,指斥臧否,一吐胸中不悦,神情孤傲,疏狂不羁,即便学使遣人向他索画,也会遭到拒绝。

  画家的名款藏匿于画中,“小而不显,位于右边山脊的叶丛中。”画面右上方顶端,有藏家高士奇的题识,对于五泄山景致,写得气度十足:“山水奇峭,峰峦球列……五潭之水,泛滥悬流,宛转五级,故曰五泄。洞岩奇于阴,五泄奇于阳……七十二峰两壁夹一壑,时明时幽,时旷时逼,奇于阴阳之间,章候(老莲)深得其意。”称得上晚明小品佳构。

陈洪绶最喜欢去杭州饱游饫看西湖山水,他徜徉于灵隐、岳王庙、于公祠诸胜,行吟六桥三竺间,以诗画寄托自己怀才不遇的忧伤。他在诗中写道:“萧寺闻寒鸟,冷泉写黄鸟,时年二十三,高怀甚了了。”这类感叹岁月蹉跎的诗,流露出当时他不得意的心境。

  对此,高居翰评价:“此一画作绝不单纯只是陈洪绶抒发自己对五泄山的直接感受而已,当他想要传达其充沛有力的高耸山峰,以及歪扭变形的山脊。显著而不间断的点状叶脉,据满了画面布局的中央地带,以富有变化的黑色营造深度感,其间并交织着留白的树枝,由于有此景从中作梗,使得下方低吟的人物, 连同其身后活力十足的背景,无法与人物上方若隐若现的山腰及瀑布,连成一气。”

天启三年,陈洪绶妻来氏染病亡故。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加上家庭的纠葛,给他增添了新的痛苦和烦恼;赘婿丧妻,处境自然十分尴尬。于是,他决计北上,捐资参加国子监考试,图谋一展抱负。冬天,他抵北京,但京城正是太监魏忠贤柄权的时候,贿赂公行,党祸不测,群小喧嚣,一派乌烟瘴气。他不仅壮志难酬,而且还卧病不起,穷困潦倒,处境十分狼狈。四年,陈洪绶病体稍愈,就扫兴南归,养病诸暨。在家乡他结识县主簿周文炜之子周亮工,两人同游五泄山,观瀑布,谈诗文,趣味相投,许为笔墨之友。

  高居翰“作梗”一说,使陈洪绶及其《五泄山》非同凡响。高居翰对《五泄山》轴评价极高,以为是“他(老莲)所有山水作品中最杰出的一幅。”

不久,陈洪绶到杭州,与张岱读书灵隐岣嵝山房,并娶韩氏女为续弦。这时陈洪绶新得佳丽,风流倜傥,更加疏放自娱;他醉心绘事,借以寄趣排忧,而且不为时尚所囿,大胆地为那些士大夫不屑一顾的小说作图,所绘《水浒人物》,出人意表,梁山豪杰,奇形怪状而神态毕具,“英雄忠义之气,郁郁芊芊,积于笔墨间”,陈继儒、赵宦光、邵弥等画家见后,无不为之骇目惊心。钱江两岸,秀色可餐,他载酒泛舟,陶醉在绿水青山中,性格也渐渐变得豁达、开朗。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不可常傲物,我亦爱傲人。三旬不成事,诗酒江南春。”乐观、潇洒,颇为旷达。他还和曾鲸、祁彪佳等人诗酒高会,切磋画艺,创作日丰,有《娇红记人物图》、《古木秋天图》、《凤尾墨竹图》、《松石罗汉图》、《来鲁道夫人行乐图》、《宣文君授经图》等着名的作品问世。

  陈洪绶创作于1640年的《树下弹琴》一幅,可以与高居翰的“作梗”说相呼应。都是扭曲的,还是“严厉的扭曲”,树枝树杆还有树叶,还有飘动在空中的云朵,树间的山石等等。整个画面几乎都是扭曲的。“从而造就了一种有别于原来时代的情感距离。”(高居翰语)

崇祯十三年,陈洪绶再次赴北京参加国子监考试。他喜结交,善绘事,好声伎,性放诞,和方以智、王崇简等复社名士文酒往还,畅怀娱乐,后来又以国子监生召为舍人,临历代帝王像,因得纵观内府书画,技艺猛进。他不像“吴门派”末流那样抱残守缺,而是学“松江派”,博取广采,倾心揣摩古人技法,融会诸长,自成一家;所绘山水亭榭,布墨有法,苍老润洁,颇具士气;人物深得古意,奇思巧构,变幻合宜,怪伟磊落,形神毕具;设色学吴道子,与世俗所尚浓艳之趣,大相径庭。陈洪绶的绘画与顺天崔子忠齐名,执画坛牛耳,时人有“南陈北崔”的美誉。不久,他被任命为内廷供奉。但陈洪绶目睹朝中权臣柄政,人事蜩螗,因而无意逗留北京,托辞不赴。在为周亮工绘的《彭泽令像》中,他流露出归隐之意。崇祯十六年,陈洪绶终于离京回乡,尔后僦居绍兴城中徐渭故居“青藤书屋”。此处“不闻铁骑夕阳嘶”,可以安心创作,为此他非常欣慰。

  树枝是断裂的,错位,自然是老树,树瘤硕大,像是一只只眼睛在看着红尘世间。都被树占据了,落叶纷飞,抚琴者倒是安详的,树后的位置是画家刻意安排的,似乎可见有悠扬的琴声在树间盘旋流窜,窜进缭绕的云彩中间。《树下弹琴》一幅,象征意味显而易见,被高居翰所破解:“代表命运多舛的树瘤,或是暗示着年代老去的落叶,注入一点荒谬的趣味。”

然而政局的动荡已到了使人无法宁静的地步,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农民军攻入北京,皇帝自尽煤山的消息传到江南,陈洪绶深感震惊,为明室的倾覆而无比悲痛,吞声哭泣,时而纵酒狂呼,时而与游侠少年椎牛埋狗,一失常态,人以“狂士”相称,弘光政权成立后,友人劝他去应科举,以效忠明室,但他以“腐儒不可报君仇,药草簪中醉暮秋。此已生而不若死,尚思帝里看花落”的诗句,谢却友人的好意,表示不思进取。次年,弘光政权灭亡。清军南进,占据杭州,浙东骚然。陈洪绶的师友刘宗周、祝渊、王毓蓍、祁彪佳,痛江山不保,恨奸臣误事,或绝食,或投水,纷纷含愤自尽。这些可歌可泣的事件,给他很深的刺激,当鲁王监国绍兴时,他便投奔南明政权。可是官军却借抗清之名,行虐民之实,残酷的现实,仿佛似一帖清醒剂,使陈洪绶对南明政权失去了信心。监国鲁王任命他为翰林,隆武遥授他为御史,均被心灰意冷的陈洪绶拒绝。满腔悲愤和磊落之慨,唯有从诗画中得到宣泄,他挥毫泼墨,绘《葛洪移家图》、《雷峰西照小景》、《钟馗像》等,笔墨之间处处表现出忧国伤时之感。马士英慕名卑礼求识一面,陈洪绶对这个祸国殃民的权贵非常厌恶,闭门坚拒。倘若有老兵出酒索诗画,他反而会欣然应允。

67777.com,  明万历47年,即公元1619年,陈洪绶在所画的册页中,有静物一幅,透明的丝质团扇,扇面上绘有菊花,一只蝴蝶栖息在扇面边缘,半只蝴蝶在扇面底下,似有菊花相叠,此册页由翁万戈收藏。很简单的一幅,而高居翰却是读出了别义:“画家在描写这一部分时,则是运用朦胧的黑色。另外,蝴蝶本身也有一部分稍稍与扇面所画的菊花重叠在一起,与花卉引蝶的画题(陈洪绶后来也曾多次描绘)甚为相像,因此,使得我们在解读画面时,误以为这就是一幅以花卉引蝶为题的扇面画。但是,随后我们就会发现,在画家的诡计巧思之下,蝴蝶与菊花其实分属不同画面,而画家在这画面落款时,也取其暧昧之感。原本我们以为这是一幅简单而传统的画作,结果却是发现,陈洪绶乃是以一种朴实无华的曲调,很复杂地玩弄着真实与再现的主题。”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67777.com明时期陈洪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