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明时期回回诗人【67777.com】 金大车等江南诗人

明时期回回诗人【67777.com】 金大车等江南诗人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1-10

金大车的先辈是默伽人,东来后居永平,明太祖赐姓金,徙其高祖洵于江宁,遂为江宁人。父名贤,字士希,号东原,弘治十五年进士,任仁和知县,入为兵科给事中,出知大名府,改知延平。金贤“性资颖敏,魁岸闳达,有巨人度”,为官“不亢不随”。改知福建延平府时,他已厌倦仕途,多次表白说:“官非我志矣”,随上疏乞挂冠还乡。晚年,居家着述讲学,与朋旧为乐。“嘉靖七年,大礼成推恩进亚中大夫。年七十一卒于家。”

 今天给大家说说杨慎简介和杨慎的故事,杨慎(1488年12月8日 -1559年8月8日),字用修,初号月溪、升庵,又号逸史氏、博南山人、洞天真逸、滇南戍史 、金马碧鸡老兵等。四川新都人,祖籍庐陵。明朝着名文学家,明代三才子之首,东阁大学士杨廷和之子。

金贤少年曾学《易》于吴彦华,并治《春秋》学,着有《春秋纪愚》。《明诗纪事》丁签卷九录其诗《赠刘松隐》一首:“松隐先生屏俗缘,三层高阁咏游仙。我来不解琴中理,但乞松风白昼眠。”金大车出身在这样的士大夫家庭,少年时就读了不少的书。他和弟大舆都曾随当时文坛巨宿顾璘学诗,在诗歌创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67777.com 1

金大车,字子有,号方山。少年才华横溢,“方弱龄,学举子业,已能作奇语,为京师诸名辈所赏异”。后学诗于顾璘,在同学中最为顾氏爱重。他又与陈凤、谢少南等修文会,其诗“词义双美,每一篇成,同社咸敛衽辍思焉”,深受好友的推崇。他从小有抱负,在《通中赠同行许仲贻》中写道:“勿翦凌空翼,君知黄鹄不?”嘉靖四年乡试中举。他自恃才高,连续四次参加会试。他的几位挚友,大多先后及第,而他却连连落选。凭他的举人身份及身在官场的名师好友,想做个小官还是不难的。但他“懒向权门试曳裾”,故终生未得一官半职。他的家境日渐贫困,不得不依其妻族,中年便在忧愁悲苦中亡于旅途。

杨慎于正德六年状元及第,官翰林院修撰,参与编修《武宗实录》。武宗微行出居庸关,他上疏抗谏。世宗继位,复为翰林修撰,任经筵讲官。嘉靖三年,因"大礼议"受廷杖,谪戍于云南永昌卫。曾率家奴助平寻甸安铨、武定凤朝文叛乱,此后虽往返于四川、云南等地,仍终老于永昌卫。嘉靖三十八年,杨慎卒于戍所,年七十二。明穆宗时追赠光禄寺少卿,明熹宗时追谥"文宪",世称"杨文宪"。

强烈的进取之心和屡次落第,给金大车的心灵上造成了不可解脱的矛盾。他在诗中抒发郁积心中的悲忿:“十年来往青袍在,赢得霜伴两鬓秋。”“潦倒泥涂空白发”,“年侵四十多穷愁”。一种被世所遗的苦痛心情折磨着他,“忧”、“愁”、“悲”、“苦”构成了他诗歌的基调:“强颜于世计益讹,丈夫未遇奈若何?”“世网何维挚,始愿差已非。进虞世路险,退苦生事微。高揖谢尘鞅,常与世人违。”“琴书可消忧,不受樊笼役。”

杨慎在滇南三十年,博览群书。后人论及明代记诵之博、着述之富,推杨慎为第一。他又能文、词及散曲,论古考证之作范围颇广。其诗沉酣六朝,揽采晚唐,创为渊博靡丽之词,造诣深厚,独立于当时风气之外。着作达四百余种,后人辑为《升庵集》。

尽管才华出众,气质非凡,但英雄无用武之地。金大车断绝了仕途的幻想,从着书立说、吟咏诗章中寄托志向,寻求解脱。在他的大多数诗篇中,怀才不遇的愤懑,奔走谋生的痛苦,疾世傲俗的清高,无可奈何的心境,交织在一起。长期不得志的处境,加之行义好施、不善理财,家境日贫,生活清苦。这就使他较多地接触了下层社会,亲眼看到了一些劳动人民的苦难生活。他在《归途杂诗》之二写道:

杨慎生于明孝宗弘治元年。为湖广提学佥事杨春之孙,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杨廷和之子 。他自幼聪慧过人,又非常好学,再加上出生于书香门第,所以从小就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七岁时,杨慎的母亲教他句读和唐代绝句,常能背诵。十一岁时,就会写近体诗。十二岁时,拟作《吊古战场文》,有"青楼断红粉之魂,白日照翠苔之骨"的警句,他的叔父兵部侍郎瑞红看了极为赞赏,复命拟《过秦论》,其祖父读了之后,自矜谓:"吾家贾谊也" 。

我昔游齐东,数醉村家酒。

有一天,他的父亲和叔父们观画,问升庵曰:"景之美者,人曰似画;画之佳者,人曰似真,孰为正?"要求他写一首诗加以说明,升庵略加思索,立即写诗云:"会心山水真如画,名手丹青画似真;梦觉难分列御寇,影形相赠晋诗人。"他十三岁时,就随父入京师,沿途写有《过渭城送别诗》、《霜叶赋》、咏《马嵬坡》诗等,其《黄叶诗》,轰动京华。当时茶陵诗派的首领、内阁首辅李东阳"见而嗟赏,令受业门下" ,并称杨慎为"小友"。

今日经古途,访之寂无有。

杨慎二十一岁时,参加会试,主考官王鏊、梁储已将杨慎写的文章列为卷首。不料烛花竟落到考卷上烧坏,以致名落孙山。遭此意外的打击,杨慎并没有灰心失望。经过几年的刻苦努力,杨慎终于在正德六年二十四岁时,殿试第一,考中状元,授翰林院修撰。 从此,杨慎正式登上明朝政治舞台。后因母亲去世而回乡守丧,服丧完毕后又出任翰林修撰。

惆怅憩空林,偶值苍颜叟。

杨慎的政治生涯是非常坎坷艰辛的。他为人正直,不畏权势。明武宗朱厚照不理朝政,喜欢到处游玩。针对朱厚照荒诞的行为,杨慎不避斧钺,敢于犯颜直谏,于正德十二年呈上《丁丑封事》的奏章,指责朱厚照"轻举妄动,非事而游",劝他停止这种荒唐行为。朱厚照根本不理睬,依旧我行我素。杨慎目睹民不聊生,国事日非,实在气愤不过,称病告假,辞官归里。

67777.com,为言遭岁凶,饥寒苦奔走。

正德十六年,朱厚照驾崩。因朱厚照无子,经张皇后及杨慎父亲杨廷和商议,便由其堂弟朱厚熜继位,是为明世宗。朱厚熜即位后,授杨慎翰林院修撰,经筵讲官。

布褐不掩形,藜藿不充口。

嘉靖二年,参与纂修《武宗实录》,充纂修官。

沟壑半流离,十室空八九。

杨慎利用给朱厚熜讲书的机会,经常联系当时实际情况教育朱厚熜。如对已判死罪尚未诛杀的佞宦张锐、于经等人,由于大肆行贿,朱厚熜破例赦免了他们的死罪。 杨慎在经筵讲课时,便特地选出《尚书》里《金作赎刑》这一章,对朱厚熜讲道:"圣人赎刑之制,用于小过者,冀民自新之意;若大奸元恶,无可赎之理。"朱厚熜听后很不高兴,常常借故停止讲书。杨慎因性格耿直,既失欢于皇帝,又结怨于权奸。虽胸怀壮志,力图报国,但其政治才能在当时是难以施展的。

我闻泣沾裳,伫立不能久。

特别是在内阁"大礼议"的纷争中,突出表现出杨慎的"叛逆"风骨。当时朱厚熜以"兄终弟及"的方式登上皇帝宝座后,按照皇统继承规则,朱厚熜要承认孝宗是"皇考",享祀太庙;自己的生父只能称"本生父"或"皇叔父"。朱厚熜即位后第六天,就下诏令群臣议定他自己的生父兴献王为"皇考"按皇帝的尊号和祀礼对待;这样,皇统与家系就成了当时内阁大臣纷争的议题。

寄谢当涂人,此意还知否?

当时,张璁、桂萼等新贵为迎合上意,攀附权奸,主张在宪宗与武宗之间,加入睿宗,德高望重的杨廷和父子和许多大臣坚决反对。为此,杨廷和被迫辞官归里,杨慎一再上书辞职,不愿与张、桂等"无耻小人"同列共事。对此,刚愎自用的朱厚熜非常生气,他一意孤行,正式下诏改称生父为恭穆皇帝,杨慎"又谐学士丰熙等疏谏。不得命,偕廷臣伏左顺门力谏",朱厚熜更加震怒,使用暴力镇压,"命执首八人下诏狱"。

这首诗真实地反映了荒年农民的苦难生活,具体地描绘了当时农村的悲惨情景。

消息传出,群情激愤。杨慎约集同年进士检讨王元正等二百多人,激动地说:"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于是,在金水桥、左顺门一带列宫大哭,抗议非法逮捕朝臣,声彻宫廷。"帝益怒,悉下诏狱,廷杖之。"杨慎于七月十五被捕,十七日被廷杖一次,死而复苏;隔十日,再廷杖一次,几乎死去,然后充军云南永昌卫。

金大车还写了一些记述旅途生活和游览山水的诗,有些诗能在严谨的格律中写得朴实自然、生动真切,如《淮**中》:

杨廷和在朱厚照驾崩、朱厚熜未至时,曾总揽朝政共三十七日,他裁撤许多冒滥军功的官员。至杨慎被贬后,被裁撤的挟怨者招募了一些亡命之徒在路上埋伏,要伺机杀害杨慎。杨慎知道后,一路小心防备,到临清县时这些人才散去。他扶病上路,骑马走了近万里,非常疲惫,等抵达永昌卫时,险些无法病愈。

宵发清江浦,朝来白马湖。

杨慎在放逐滇南漫长的三十多年流放生活中,并未因环境恶劣而消极颓废,仍然奋发有为,不肯向邪恶势力屈服。他路经湘西,想起了被楚怀王放逐的屈原,情不自禁地哼出:"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贵州,他想起了流放夜郎的李白,感叹"我行更迢递,千载同潜然"。他不仅寄情山水,而且悉心着述,为白族修史。每到一处,往往借咏边塞奇花异草,抒发政治热情。他在《南枝曲》中,以生在"穷山绝域"而"绝世独立"、自放清香的老梅自喻;在《山茶花》中,盛赞山茶花不畏严寒,"绿叶红英斗雪开"的傲然风骨。他在永昌看到"背日而开,与蜀葵相反"的唐婆镜花,就慨叹葵花向日,固然是忠臣的象征;唐婆镜花背日而开,应是诤臣的表现。诤臣往往受到诌媚佞臣的排挤和诬害,无耻小人又经常乔装成向日蜀葵,使人忠奸难辨,真假难分。在咏物之中,寄寓着自己正直的人格和理想。

村童拾萍梗,水鸟集菰蒲。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杨慎在放逐期间,仍然关心人民疾苦,不忘国事。如当他发现昆明一带豪绅以修治海口为名,勾结地方官吏强占民田,化公为私,敛财肥己,坑害百姓时,不仅正义凛然地写了《海门行》、《后海门行》等诗痛加抨击,还专门写信给云南巡抚赵剑门,力言此役"乃二三武弁投闲置散者,欲谋利自肥而倡此议",请求制止如此劳民伤财的所谓水利工程。

索缆雨初歇,发舡人竞呼。

嘉靖五年,杨廷和患病,杨慎得以短暂回家探视,杨廷和非常高兴,病也就好了。杨廷和病愈后,杨慎又返回永昌。听说寻甸的安铨、武定的凤朝文作乱,便率领家僮和步兵一百多人,快速赶到木密所,与副使张峩用计击破叛军,平定叛乱。

居民尽南语,渐喜近归途。

嘉靖八年,杨廷和在新都去世,年七十一。杨慎请求巡抚欧阳重替他请命回乡葬父,获准后赶回新都治丧 。此后,或暂回四川,或在云南省城,或停留于永昌,在各地均得到地方官员善待。

金大车的诗虽受当时统治诗坛的复古诗派的影响,但由于他低下的社会地位以及清贫的生活,他没有完全走上盲目拟古的歧途。他的诗尽管内容比较单薄,题材比较狭窄,但却摆脱了空洞无物、无病呻吟的窠臼。他主张诗歌要着重抒发感情。他说:“诗也者志之征也,志蕴诸中而言出焉。”他的诗感情真挚,深沉含蓄,如潜流回萦,有一种内在的力量。由于他的处境和心情,他的不少诗给人以压抑之感。

朱厚熜因大礼议之故,对杨廷和、杨慎父子极其愤恨,常问及杨慎近况,大臣则回答杨慎"老病",朱厚熜才稍觉宽慰。杨慎听闻此事,更加放浪形骸。常纵酒自娱,游历名胜。 《乐府纪闻》称他"暇时红粉傅面,作双丫髻插花,令诸妓扶觞游行,了不为愧。"终朱厚熜一世,六次大赦,杨慎终不得还,按明律年满六十岁可以赎身返家,但无人敢受理。

大车以五言见长,语言朴实自然,格调细腻深幽,表现了恬澹舒缓的意境。钱谦益在《列朝诗集》丁集第七中说:“子有诗法襄阳”,是有一定道理的。着作有《子有集》,收入《金陵丛书》刻本。又有《方山遗稿》,已佚。

杨慎年近七旬时,曾返回泸州短住,不久又被巡抚派四名指挥将其押解回永昌。

金大舆,字子坤,号平湖,生年不详,约晚于金大车两三年,卒于嘉靖三十八年以后。酷爱诗歌,“有耽诗之癖”,“不以壮暮而废吟”,“不以泰约而辍咏”。着有《子坤集》。早年“游思故籍,极意述造,通览六纬,穷研五际”。他也曾热衷功名,参加乡试。但连个举人也未考中,断绝了仕进的希望。为人正直不阿,“南都贵人多访,人去不答”。他“又雅不事生产,而贫顾日益甚,所居蓬室污下,脱粟不厌。而子坤处之泊如也”。黄姬水说他:“岂因贫贱事干谒,闭门着书无斗粮。犹耻王孙一饭惠,未忘侠烈五陵狂。”

嘉靖三十八年,杨慎在戍所逝世,时年七十二岁 。临终时,他还以"临利不敢先人,见义不敢后身"勉励后人。杨慎去世后,当时巡抚云南的右副都御史游居敬命人为其殡殓入棺,还葬故乡新都 。

金大舆一生写了大量游览山水、述志咏怀之作,诗中大多浸透着强烈的愤世疾俗之情,不像其兄诗流露出那么浓厚的感伤情调和无可奈何的心绪。他在诗中写道:“我本丘壑人,远谢当涂客。”“君子图鼎勒,宵人甘泥蟠。大歌种豆诗,聊以灌吾田。”“愿言谢天罚,穷居逃世网。”这类表面甘于清贫的隐居生活,骨子里充满愤愤不平的诗句,在大舆诗篇中处处可见。在《伯兄忌日》中,他对封建社会的不平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大声疾呼:“莫言贫贱长可欺!莫言富贵长可守!陈梁罗绮不重开,王谢楼台复何有?”对不合理的现实进行了激烈的谴责,甚至是诅咒了。他在《哀吴中》中写道:

嘉靖四十年冬,杨慎附葬于父杨廷和墓旁。

君不见三吴自古说繁华,朱户雕梁千万家。

隆庆元年,明穆宗追赠杨慎为光禄寺少卿 。明熹宗天启年间,追谥'文宪"。

春到青山争拾翠,秋来绿水采荷花。

士女游人青雀舫,王孙公子七香车。

香车雀舫相追逐,岁岁骄奢欢不足。

……

自言观赏复年年,谁知海上动风烟。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时期回回诗人【67777.com】 金大车等江南诗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