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7777.com > 公司简介 > [十年·重建与振兴]“川”越10年 希望,在美丽的

[十年·重建与振兴]“川”越10年 希望,在美丽的

文章作者:公司简介 上传时间:2019-12-01

立夏时节的川北,山林葱郁,江水碧绿,一个个规划别致的乡村掩映其间,一幅幅恬静优美的画卷在舒展。

图片 1

10年前,这份宁静被无情的灾难打破,只剩断壁残垣,一片沉寂……

援建后的渔江村俯瞰图 供图/什邡市委宣传部

10年来,凭借人们的坚强意志和团结精神,一座座新家园,又在废墟上重建!

“5·12”汶川地震后北京援建什邡10年

2017年,“5·12”汶川特大地震39个重灾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4430元,是2008年的3.1倍,年均增长13.2%。截至2017年底,这些县建成幸福美丽新村6384个。

什邡“泥浆村”的震后重生

“川”越10年,浴火重生。希望,在美丽的田野上。

10年前的“5·12”汶川地震,让地处成都平原西北部的小城什邡,转瞬成为极重灾区之一。地震发生后,北京与什邡确定对口援建关系,在教育、卫生、文化、旅游发展等领域展开长期合作。10年后的今天,小城什邡最漂亮的是民居,最坚固的是学校,最现代的是医院,民生保障能力比震前飞跃提升。在京什合作的框架下,现在的什邡已然从“伤痛”中恢复。

看,乡村振兴的澎湃力量

“北京的亲人来了”

近年来,不少地区农村劳动力呈现“逆向流动”的趋势。对于“5·12”汶川特大地震重灾区来说,这股潮流出现的时间更早一些。

回到四川什邡时,正赶上雍湖公园举办活动,孔繁敬掏出钱夹,对售票员说“来一张票。”售票员一听是普通话,一打听是“北京来的援建者”,怎么也不肯收钱。

汶川县水磨镇大岩洞村蒲琳一家为了生计,2006年去重庆打工。地震发生后,夫妻俩就萌生了返乡的念头。“想离家人更近一些。重建后,生活环境也好了很多,孩子上学更方便。”蒲琳说。

孔繁敬,原北京城建集团什邡援建前线总指挥,从2009年开始参与北京援建什邡的建设。在什邡,当地人亲切地喊他们为“北京的亲人”。

水磨镇距离地震震中映秀镇不到20公里,地震中受损严重,重建后的发展定位也从原来的“工业重镇”转变为“旅游小镇”。这里种茶制茶历史悠久,拥有2700余亩的生态有机茶园,推动生态农旅相融,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2008年汶川地震,这座川西小城遭遇倾覆之殇。受灾最严重的什邡市红白镇,与震中直线距离仅30公里左右。地震后,什邡成为极重灾区,十数万房屋被夷为虚土,道路瘫痪,产业凋敝,百废待兴。

2011年,蒲琳一家返乡时,焕然一新的小镇已经建成,他们也顺势投入到茶产业的发展中。“先是从村民手中流转了些土地,还在景区开了店面,自种自销。”蒲琳说,随着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他们注册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吸纳了附近4个村的村民加入,“去年收入20多万元。今年打算再开个微店”。

关键时刻,数以万计的北京援建者千里驰援奔赴什邡,开展对口援建工作,为这座43万人的小城“输血”、“造血”。

在什邡、绵竹、江油、安州、汶川等重灾县的乡村,类似蒲琳一家的返乡故事,10年间不断上演。灾难过后,他们想离家人更近,也倍加努力地去创造新生活,各方力量的集聚,帮助他们圆了一个又一个梦想。

小城里,绝大多数人说四川话。不少当地人回忆,地震后,在餐馆里听到“说普通话的人”吃饭,老板一律不收钱。谈及此事,什邡人解释,“因为他们是来帮我们的,是我们的亲人。”

闻,乡村振兴的生态原香

图片 2

正如水磨镇的转变,对于重灾区来说,灾后发生巨大改变的,还有当地的发展思路和模式。

烂柴湾大桥将道路截弯取直

一路走来,记者看到震前以采矿业为主的什邡市红白镇、绵竹市清平镇等,震后都打起“生态旅游牌”。

“北京大道”打通“生命线”

什邡市红白镇峡马口村,定位打造什邡市“后花园”,近年来盘整旅游资源,吸引投资商入驻,鼓励村民开农家乐,乡村旅游发展初见成效。村主任陈彦贵介绍说,“村里新引入了一个公司开发旅游资源,总投资上亿元,去年开始试运营,今年下半年将正式开放”。

第一批援建者来到什邡时,几件大事摆在眼前:交通近乎瘫痪,产业亟待重建,受损的校舍、医院、住宅需要重新规划、建设。

在峡马口村的东北方,相距170多公里的江油市贯山镇清平村也同样打起“生态牌”,吃上“旅游饭”。

什邡原先的主干道广青公路是贯通全境、南北走向的要道,但在地震中损毁严重。北京对口援建什邡以来,将这条大道作为援建的重要工程,概算总投资16.1亿元,修建全长68公里。

清平村是一个民居错落、鱼塘散布的丘陵村落,因“稻田养鱼”远近闻名。村党支部书记魏国刚介绍,2012年3月,他们开始探索尝试稻田养鱼,实现“稻田养鱼鱼养稻,粮食增产鱼丰收”的双赢。目前,该村已建成标准化的稻田养鱼基地600亩,亩均收入比传统种植增加约4000元。同时,“稻田养鱼”还带动了乡村旅游的发展,吸引了周边的游客纷至沓来。

一期工程,以成绵高速广汉北出口为起点,终点为什邡市洛水镇,道路全长42公里。2008年6月动工,2008年10月底实现主路通车,于2009年4月底全部完工。二期工程与一期工程终点相接,起于什邡市洛水镇,终点为红白镇红东桥,主要经过洛水、蓥华、红白三个镇。

听,乡村振兴的青春韵律

二期工程全部位于山区,施工难度极大。对于这段路的修建,孔繁敬回忆,“需要处理7个地质灾害点,新建两座大型桥梁和一座中型桥,翻建小桥11座。蓥华大桥和烂柴湾永安大桥区域,原本是两块地质灾害点,以前雨季一来,很容易发生山体滑坡,大桥的修建和周边山体的加固,解决了这个长久的难题。”最终,二期工程用时13个月完工,于2010年4月提前实现道路的全线贯通。

乡村振兴离不开一支素质过硬的基层党组织队伍。在地震重灾区的一些乡村,村两委班子呈现年轻化、专业化趋势。

这条道路,打开了什邡封闭的大门,将什邡师古、湔氐、洛水、八角、蓥华、红白6个重灾镇与外界连接起来,也为什邡今后的旅游发展和经济腾飞奠定了基础。

“85后”陈远航,曾是成都一家园林设计公司的高管,工作10多年来设计了不少精品园林项目。他始终有个情结——让“养在深闺”的家乡能被更多人所认识。丰富了经验,积累了资金,再加上当地政府的支持,2016年,他酝酿许久的想法终于落地。

什邡人此后将这条路命名为“北京大道”。

陈远航先是精心选址,在家乡绵阳市安州区晓坝镇齐心村村口建起翎谷濯缨民宿酒店。去年1月,他还自荐参加了村党支部竞选,并当选副书记。

“泥浆村”的变迁

今年4月,陈远航辞去高管工作,准备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美丽乡村的建设中。他表示,要以翎谷濯缨民宿酒店为原点,吸纳村民就业,带动村民开设民宿,一起致富,享受美好生活。

在规划图谱上,孔繁敬把“北京大道”比作小城什邡的“一串项链”,其间缀有几颗闪亮夺目的“珍珠”,渔江村便是其中一颗。

据齐心村党支部书记贾垒介绍,去年换届,共有包括陈远航在内的4名“80后”进入村两委。晓坝镇镇长王晓芹告诉记者,“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因素。大学生、退伍军人、农民工等群体有资源、有思路,吸引他们返乡创业,能够激发地方发展活力。地方政府应积极搭建平台,做好配套服务”。

10年后的今天,走在洛水镇渔江村的沥青路上,满眼望去,一排排川西风格、灰瓦白墙的乡村小别墅映入眼幕,紫红色的三角梅盛开在渔江村的各个角落,抱娃娃的中年人,同三五好友在房前的庭院里饮茶聊天,村子里满是怡然惬意的氛围。

蜿蜒的岷江、沱江、涪江,并排自北向南流过川北大地,滋养着曾遭受自然灾害的人民。在川北,一批“80后”“90后”正在家乡的热土上挥洒汗水,绽放青春。

“渔江村以前总被取笑是泥浆村。”村支书黄益成的一句话,将渔江村的记忆拉回10年前。窄小的水泥村路,一到雨天就会变成烂泥地,村民们进进出出总是深一脚、浅一脚,待到天晴,漩起的泥巴又变得像刀子一样锋利,稍不小心就会把人磕着碰着。

地震后的渔江村是一片“荒石乱滩”,近50%的房屋倒塌,还有30%变成严重危房,接手的援建者队伍选择新址重建。

本文由67777.com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年·重建与振兴]“川”越10年 希望,在美丽的

关键词: